扫码关注我们

×
爱力重症肌无力关爱中心欢迎您来到爱力网!
首页 /  新闻中心  / 医学前沿
医学前沿A+A-

我国华南地区MuSK抗体阳性重症肌无力患者的临床特点

编辑:若初 浏览次数:57 发表日期:2020-10-02 【收藏】
来源:征战重症肌无力公众号

1.jpg



研究背景

重症肌无力(myasthenia gravis,MG)是由自身抗体介导的神经-肌肉接头疾病,在目前已知的致病性自身抗体中,抗乙酰胆碱受体抗体(AChR-Ab)最为常见,约70%~80%的MG患者为阳性。

Hoch等于2001年在MG患者中发现抗骨骼肌特异性酪氨酸激酶抗体(MuSK-Ab),是目前MG的第二常见致病性自身抗体,其抗体滴度与病情严重程度相关。

MuSK-Ab阳性MG(MuSK-MG)较AChR-Ab阳性MG(AChR-MG)少见,大约占全部MG的5%~10%。既往报道MuSK-MG一般出现在AChR-Ab阴性MG(SNMG)中,在欧美人群中MuSK-MG约占SNMG的40%~50%,日本、韩国为27%左右。

中国人群其阳性率偏低,中国台湾数据显示3.8%的SNMG患者为MuSK-MG。本研究对我国华南地区MuSK-MG患者的临床特点进行总结,现报道如下:


研究方法

一、研究对象:

2017年8月至2019年8月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确诊的MG患者,共1014例符合诊断标准的MG患者。其中AChR-MG 780例(76.9%),MuSK-MG 26例(2.6%),在AChR-MG患者中随机抽取资料完整的157例患者为对照组。

二、方法

1.资料收集:

包括性别、发病年龄、首发症状、病程、入院时美国重症肌无力协会(MGFA)临床分型、骨骼肌受累情况、血清抗体滴度、新斯的明试验、肌电图检查、治疗方案以及治疗反应等。

2.抗体检测方法及阳性判定标准:

AChR-Ab检测采用ELISA方法,滴度大于0.45 nmol/L即为阳性,MuSK抗体检测采用放射免疫法,滴度大于0.05 nmol/L即为阳性(检测试剂均购自RSR Limited,Cardiff,UK)。

3.疗效评价:

根据定量MG评分(QMG)判定治疗反应:QMG评分较治疗前下降≥3分视为症状改善,QMG评分下降1~2分视为部分改善,QMG评分无变化视为无效。

比较MuSK-MG组和AChR-MG组患者临床特征、辅助检查诊断价值及疗效等的差异。


主要结果

一、一般资料

AChR-MG组比较,MuSK-MG组女性构成较多,发病年龄较大(P<0.05),入院时MGFA临床分型中Ⅳ、Ⅴ型多见(P<0.05)。而两组间病程、新斯的明试验阳性率、RNS阳性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均P>0.05)。结果见表1。

2.jpg



二、临床特征

在首发症状方面,AChR-MG组以眼外肌麻痹首发较MuSK-MG组常见(P<0.05),而两组患者在球部肌无力、四肢肌无力、呼吸困难首发症状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>0.05)。在临床表现方面,与AChR-MG组比较,MuSK-MG组患者球部肌、呼吸肌受累率更高,更易出现肌无力危象(myasthenic crisis,MC)(均P<0.01)。具体结果见表2。

3.jpg

三、药物治疗的反应

1. 起始单独服用胆碱酯酶抑制剂(AChEIs):

25例MuSK-MG患者服用AChEIs,其中改善4例(16.0%),部分改善13例(52.0%),无反应8例(32.0%);6例(24.0%)出现明显副作用,主要表现为腹痛、腹泻、肌肉颤动、分泌物增多。157例AChR-MG患者服用AChEIs,其中92例(58.6%)患者改善,其余患者症状部分改善。AChEIs治疗MuSK-MG的改善率低于AChR-MG组(P<0.01)。

2.联合免疫药物治疗:

MuSK-MG组中13例患者接受AChEIs联合激素治疗,其中症状改善5例(38.5%);11例患者接受AChEIs+激素+免疫抑制剂(immunosuppressant,IS)治疗,其中症状改善7例(63.6%)。AChR-MG组中46例患者接受AChEIs联合激素治疗,其中症状改善25例(54.3%);70例患者接受AChEIs+激素+IS治疗,其中症状改善50例(71.4%);19例患者接受AChEIs+IS治疗,其中症状改善15例(78.9%)。其余未联合免疫药物治疗的患者单独服用AChEIs。两组患者对免疫治疗反应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>0.05)。

3.MC期间治疗:

治疗手段主要有注射免疫球蛋白(intravenous immunoglobulin,IVIg)、大剂量激素冲击和血浆置换(plasma exchange,PLEX)。患者发生MC后选择任一种治疗方案即进入第一阶段治疗,如患者未能脱离MC则再选择另一种治疗方案进入第二阶段治疗,如患者仍不能脱离MC则选择第三种治疗方案进入第三阶段治疗MuSK-MGAChR-MG患者分别有16例和45例发生MC,其中两组中各有1例仅接受机械通气、抗感染及口服激素和/IS后脱离MC。第一阶段治疗方案中,MuSK-MGAChR-MG患者应用IVIgPLEX治疗后脱离MC比例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>0.05)14AChR-MG患者应用激素冲击后脱离MC12例,1MuSK-MG未脱离MC经上述治疗方案,最终MuSK-MG患者均脱离MC,AChR-MG患者脱离MC42例,仍有3例需机械通气。MuSK-MG和AChR-MG患者在MC期间应用PLEX的改善情况均优于IVIg,结果见表3。

4.jpg


三、胸腺切除术(thymectomy,TE)


MuSK-MG组有4例行胸腺切除术,2例于术后发生MC,1例MG症状无改善,1例改善。AChR-MG组有81例行TE,45例(55.6%)术后症状改善,19例(23.5%)术后症状加重,其中19例(73.7%)发生MC。胸腺病理检查结果显示,4例MuSK-MG患者均为胸腺增生,AChR-MG患者中44例(54.3%)为胸腺瘤,37例(45.7%)为胸腺增生。


结  论

我国华南地区MuSK-MG与AChR-MG相比存在以下特征:

(1)40岁左右女性多见;

(2)球部肌和呼吸肌受累症状突出,容易发生MC;

(3)危象期间最为有效的治疗手段是PLEX,其次是激素冲击,IVIG效果最差;

(4)MuSK-MG对AChEIs的反应具有明显个体性差异,部分患者无效,部分患者可明显改善。MuSK-MG对AChEIs的敏感性并不是持续的,随着疾病进展敏感性逐渐下降。

与欧美国家相比,我国华南地区MuSK-MG患者MGFA分型V型的比例较低,而RNS阳性率高于欧美国家。

由于MuSK-MG的发病率低,病例数较少,有待于更大宗样本的进一步探讨。

参考文献(略)

编辑:李尊波/谢琰臣;轮值主编:刘卫彬;顾问:许贤豪。


0喜欢 0没劲

分享至:
 
在线咨询
 客 服 一 客服一  客 服 一 客服二  客 服 一 客服三